疏月.

“愿逐月华流照君.”
此号暂停更新只用来吃粮,一切事宜等大学.
刀剑乱舞,文豪野犬坑乱爬,双黑太中是大本命.
会很喜欢看我文章的你们.

山东卷.cp晴博向.文手挑战

投放地点是现代北京:-D.
这个槽点很大啊...假装他俩是国人好啦,比较好写一点(会被打.)
啊,文梗在左边.

——正文——
  “几点了.”

  喧嚣逐渐融入夜色.如流水般穿梭的车流逐渐停滞,分流向各处,不见了踪影.
  北京,繁华盛景,却不会是不夜城.

  没有答话.
 
  室内昏暗压抑,没有开灯,唯一的光源来自窗口,却恍惚.坐在落地窗的人背影斜疏,白色的长发有些散乱.而穿着的黑色衬衫却平整如常.他指尖揉了揉眉心,眼睫轻颤,满身倦然.
  “啊,忘了呢.”

  充满自嘲地.

  对,他已经走了.

  明明无数个日夜都提醒自己的.

  缓缓起身,白色的长发以一个柔软的弧度滑至腰际.他绕下左手腕间的黑色缎带,反手将头发束起.
  这是温润清雅的一张脸,无论怎样似都会盈着笑,连眼角都有些略略上翘,恰是一抹勾人的弧度.而他眉间却无端有几分哀恸,应是他自己都未觉察的.

  “博雅....”

  无意间呢喃出口.
  他抚上自己的双唇,仿佛那里还留有他最后走时的余温.

  「不要回头看.」
  因为他已经不属于你了.

  「两年前.」
  室内的灯光泛着暖黄的光晕,毛毯铺就的地摊柔软而蓬松,尽是一派安详闲适之态.坐在沙发上的青年,黑色短发利落精干,额角一抹是挑染的红色,透露出几分桀骜.他倚靠在沙发背上,眉宇间尽是与他不符的神色,似是沉重,似是惊惶.造成这样源头应是他手中的几寸光屏.光幕映照在他面庞上,眸中深色难以辨析.

   “博雅.”

  一阵开锁声传来,接着是一声呼唤.

  晴明一身黑色西装,身姿挺拔.他面露微笑,却神色间有些疲倦.晴明关上门,将手中的纸袋放在案几上,几步迈去,坐在源博雅旁边.
  博雅突然听到晴明声音,心里“突”地一跳,手下便有些慌乱.他慌忙将手机锁屏,随即藏到了身后,似是掩饰什么般理了理他自己的衣领.

“刚刚怎么那样慌乱?发生什么了.”

  身侧的沙发凹下去一块,是晴明坐了过来.他将博雅搂入怀中,吻了吻他额头.

  “久等了.”
 
  博雅窝在他怀里,难得的乖顺,却有些迟疑.

“嗯.....什么也没有........那个,你,你电影杀青了吗?辛苦了.”
   支吾.

  “有你在的话,就不辛苦了.”

   晴明将下巴搭在博雅发顶上,将他环住,语气竟然有些孩子气地,
“真是的,为什么博雅不接这部电影呢....明明之前都定好角色了.....”
“阴阳师杀青之后,关于我们两个的花边新闻,你还不嫌多吗.”
  源博雅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们两个的关系也没有公开.况且这部电影里男主和男二的互动多的有点诡异啊....”
  简直是,暧昧了.
  他眯了眯眼睛,这样想着.
  
  什么诡异,理由这样牵强.

  晴明将他圈的更紧.

  分明就是怕这样的关系被暴露在公众之下,遭世人评判啊.

  博雅的心思根本就瞒不过他.
  晴明在心底叹了口气,却也无可奈何.
  只是他刚刚为何这样慌乱,到底发生了什么.
  晴明垂下眼帘,望着博雅.
“也一点多了...”
  博雅开口.他抬头看着晴明,却见晴明正目光灼灼地盯着他.他神情一怔.

  难道他知道了?

  他低下头,掩住眸中的晦暗.心底腾起慌乱感在却在叫嚣. 不,,应当不会....

“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.”

  晴明看出他的眼神的躲闪.从一进门开始就不对劲.他声线低了下来,逐渐靠近,带着危险的气息凑近博雅的耳边.呼吸中抖合着他身上淡淡的酒香,喷在博雅耳廓,激的博雅浑身一颤.
“没有.....唔.”
  辩解的话来不及说出口,便被晴明的双唇堵在了口中.晴明挑起他下巴,眼色有糅杂着无数深色.没有以往的温柔缱绻,直直地覆上博雅的,撬开牙关长驱直入.舌与舌纠缠在一起,争斗不休.酒气在口中蔓延,博雅眼神有些恍惚,似是要醉在晴明怀里.吻如同狂风暴雨般席卷而下,就要窒息了.

  “晴.....晴明,呼....要喘,,,不过气....了...”
  博雅试图避开晴明的吻,嘴唇开合间却被吻的更深,似是要将他吃拆入腹.安静的室内是唇舌碰撞的暧昧水声.肆意地在口中流连翻搅,晴明似是没有听见般恣意缱绻缠绵.博雅被他吻得软到在怀里,他放弃挣扎,反搂住晴明的脖颈,似是水中唯一的浮木.

  唇分,二人皆有些低喘.博雅眼角略略有些湿润,泛着水光,双唇红肿,模样勾人地望向晴明,眼神不知为何却蒙上了一丝哀色.
  哀叹谁呢?
  这世道,还是他自己.
  晴明吻的有些情动,他呼吸一窒,不敢再看下去,忙将头转走,却正好错过了博雅眼中难辨的神色.

  这个人啊. 
  致命的戳着他最薄弱的地方.

  “喂,晴明.我们的事情,被曝光了.”
   空气中的缱绻粘稠刹那间消弭,清醒如海浪般拍击而来.思绪翻涌,浪潮消退,犹如重锤敲击,目眩神迷.
   晴明猛地转过头,怔怔地望着他,眸中深色复杂的数不清晰.他搂紧了博雅,却如失了声般,长久沉默不言,却将他抱的更紧,说不定只要一撒手,他便不见了.
 
“所以呢.”

  突兀的发声打破了凝结着的碎冰.他将博雅的下巴狠狠掰过来,直视着他的眼睛,深色炽热而哀恸,将博雅眼中的情绪尽数击破,而面上却是如死水般的平静,甚至是陌然.

  所以你想,逃走了吗.

  博雅是有多在乎其他这些,他不是不知道. 只是没想到,一切来的这样快...

  从在一起开始两人心底便有这样隐晦的意识,却一直沉沦,好似谁也不提便永远会走下去,自欺着,也被互相的满腔爱意包裹着,装作无知无畏.却比谁都清楚后果,他们,都承受不起.

  友情,亲情,爱情,事业,声誉.在这样一个步步荆棘地圈子里,动一,毁全.

“我今天才知道的.”
  博雅攥紧的手有些微微地发颤,他直视着晴明的眼眸,下巴上的力道使他开口困难,却仍然发音清晰地吐露每一个字眼.
 “或许就在刚刚,狗仔便在外面拍到了.”
  晴明也依旧望着他,眼神凝重却坚定.
 “拍到了又如何?我不会让你走的.”
  没有丝毫犹豫的,晴明开口回绝,他阖了阖眼,语气不容质疑.

  “声誉,事业,世人的眼光.博雅,只要是你,这些便无足轻重.”
  “博雅,你是不信我吗.”
 
  晴明.....
  他张了张口,说不出话来.

「源博雅,请你离开晴明.晴明现在事业前景这样好,你不能耽误他.”
   晴明的声誉,可能就这样要毁在你手里了.
   博雅你不能....」

  「博雅...」

  「源博雅....!」
 

   ——!头好痛.

   那一瞬,四面八方的声音似潮水般将他包围住.今天早上电话已经被打到关机,晴明居住的楼底下也尽是媒体,事情暴露后他被千夫所指,万人责难.孤寂如置身于荒岛,孑然一身.

  「好想就跳下去.」

  他的身体溺在了水中,意识也随着波涛汹涌而渐渐地不清晰.

  好冷.什么东西都没有...没有任何的依凭..

  连浮木,,,也没有吗.

  啊,对,想起来了.那根浮木啊,漂的太远了,他够不着.

  博雅手搭在额上.眉间蹙起一抹抹不平的痕迹.他阖上眼,掩住眸中的痛苦.
   即便是我承担着全部的责难,我也,不愿意让你为难.
  “好.”
 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.却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.
“谢谢你....博雅.”
   是什么东西,温热.....有些湿润的...落在颈边.
   是...眼泪吗.
   猝不及防地被晴明拥入怀中,肩窝处枕着的是是他.淡淡的冷香,虽然柔馨,却骨子透着清冷.
  这样的人啊,几乎怎样都是在温柔的笑着,眸中的深色有多深心底便有多么复杂.就是在他面前,也很少出现疲倦悲伤亦或者其他的情绪.
  虽然能感到他对自己的满腔爱意和珍重.
  但却总是不安.

  “晴明....你是哭了吗...”
   “闭嘴才没有.”

  真可爱啊...这样的晴明.
  叹了口气,博雅张开双臂将他环入怀中.
  二人相拥而眠.

  他们就这样又在家里呆了一个月.期间有很多的狗仔在楼下蹲点.微博上也有各种各样的剖析,可笑的是,似乎每一个人都觉得,他们挖掘到的才是真象.
  博雅因为要躲避媒体,天天就呆在晴明家里,只有在深夜才外出走走,却还要裹着口罩帽子.一日三餐由晴明的经纪人送来,跟个自理废人一样全都有人照应.
  而晴明却还是要跑通告,开新闻发布会,澄清掩饰,很少着家.
  但他只要有空,不论多晚总是要赶回家来陪博雅.博雅经常在睡的朦胧间,有意识到晴明回来.等到身边床陷下去一半,他便会像个大型犬一样靠近晴明,窝在他怀里嘟囔几句.有时候晴明还会趁机吃吃豆腐,趁他意识不清间凑上去吻住他,看他在怀里蹙着眉的模样,像个小孩子一样不满将他推搡开,却又很快转回来再次枕入他怀中.
  他们都很享受这样的日子.
  却谁都明白.时针转过两圈,这样的日子便会少一天.像是偷来的一样.
  况且,博雅已经一个月没出现在大众面前了....

  等等.

  一个月...?

  似是被一股力量所掌握在手中,晴明突然全身溢满了惶恐.
  为什么一个月没出现,经纪人没有给他打过任何电话.
  为什么公司没有联系过他.
  他肯定是有通告的,但为什么没见他推辞过....
 
  谁在暗处织就了一张网.悄无声息的.
 
  究竟是为什么....
  他低头看了看博雅,博雅眼睛底下颜色暗沉,他明明是一直在休息着的.
  没有工作的话,为什么这么疲惫.
  晴明痛苦的阖了阖眼.
  他不知道.

  有一天晚上,晴明很晚归家.
  屋内灯却亮着,博雅坐在床边,发丝盖住了眼睛,面部笼罩在阴翳之下,看不太清他的神色.

“博雅...?”晴明开口唤他.

  博雅似是被惊到了一半,俶然抬起头.

“晴...晴明.....”

  他身上只穿着浴袍.
“洗过澡了?为什么不穿上睡衣.?”
  晴明走向他,话未说完,博雅就吻住了他.
  他瞬间怔愣在原地.
   博雅一向是个不怎么主动的人,为什么今天......
   很不对劲.

  “晴明,闭上眼....!”

  耳畔传来的是博雅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.
  混蛋,还这么灼灼地看着他,不知道他源博雅主动一次很难吗.

  晴明听话的闭上了眼.
  随即领带便被源博雅抽离.
  博雅一边吻着晴明,一边解开晴明身上的衣物,手却有点抖.
“我来吧.”
   晴明声音有些喑哑,似是在压抑着什么,他节骨分明的手掌附在博雅手上,握住了博雅的手.他将博雅的手移开,自己由被动变为主动,反客为主地反吻上博雅.
  两人的衣服很快被褪尽.
  博雅被吻得气喘,身上的浴衣也已经散乱.他跨坐在晴明身上,有些情动,低头望向晴明.
  入眼是盈满缱绻爱意的眼眸,蓝色的眼瞳澄澈的可以看到他的模样.
  而后是如刀裁般的鼻梁.
  勾起笑意的薄唇.
  棱角分明的下巴.
  性感的锁骨.
  一寸寸地看下去,要将这个人刻在骨子里,记忆到很久很久.

  他要走了.

  应该是,以后都见不到他了.
  这是晴明啊.
  他的晴明.
  怎么能忘记呢,怎么敢忘记呢.
  又怎么能,舍得呢.

  他感受到晴明的手掌像是带了火一般一寸寸将他点燃,带着凉意却执意流连在腰臀处,轻捻揉搓,依旧是如他人一样的温柔.
  博雅眼中渐渐弥漫起雾,口中是抑制不住的呻吟.

  ......

  博雅自己醒了.
  因为心中有潜意识的呼唤.即使很累也不能安眠.
  不然的话就走不掉了.
  他看了看身上.身上很干爽.应当是晴明帮他清理过了,真是一如既往的体贴.
  随后他抓过床头边的手机,看了眼表.
  四点.
  他登陆了一个月没上的微博.
《震惊,电影主演安倍晴明与源博雅恋情曝光,究竟是真相还是谎言》
  他眯了眯眼,手指上下滑动,大致翻了翻,微博头条十有九八都是相关的话题.
  他点开自己的主页,看了看留言.
  与头条没什么不一样.
  只是指责他,质问他的人更多了.
  光屏刺的眼生疼.指尖敲击间一条微博已经发出.
  他放下了手机,坐在床上怔愣了一会儿,才将衣服穿好.下床来,从床底下偷偷拉出了自己收拾好的行李.
  打开房门走出的瞬间,他回头望了眼晴明.那人睡的一向很浅,估计是最近太累了,又加上昨晚的折腾,竟没有被惊醒.
  博雅望着望着,便不自觉折了回去.他看着晴明,眉间的哀色愈加浓重.俯身轻吻他双唇,眼神深情又不舍.

  “对不起.”声音呢喃.

  “咔哒.”

  一声轻响,房间里只有晴明一个人了.

  源博雅,你不能回头.

  不能...回头.

「北京」
  “这样的回忆,还是这么清晰呢.”
  唇畔划出一抹清晰的自嘲.在黑夜中亦如此的明显.

  窗前的人依旧没有离开.

  博雅走后,他很快便惊醒,却发现身侧空无一人.内心充斥的是能将他吞没的惶恐.他将房间找了个遍,又去博雅常去的公司和公寓去找他,却没有他的身影.打电话问向博雅的经纪人,说是博雅已经和公司解约,工作室也已经易主.当晴明说到博雅失踪的时候,他的经纪人突然沉默.

  “博雅为了你.应当是将一切都赌上了.”
  “他如果要躲一个人,找到他是很难的,说不定....他已经不在国内了.”

   良久无言.清晰到只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.
  “我....知道了.”
   然后是一片忙音,晴明挂断了电话.
   迷惘之间思绪放空,他下意识地点开微博,竟发现唯一的特别关注发了新动态.
  他指尖颤抖地点开,心脏被揪紧,上下难耐地跳动着,似是不安,似是期待,似是惶恐.

  五味陈杂.

  “最近一直在有在传我和晴明的事情,其实没有什么的,是我单方面的一直赖着他,是的,我喜欢晴明,但晴明却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,所以一切都是编造的.如果说有图片流传的话,可以p可以选角度错位,所以也都不是真实情况.晴明那样温柔的人,是不太容易说出拒绝的话,对于我的举动更多的应是无可奈何吧.放心吧,你们的晴明很好,我源博雅以后不会烦着他了.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条微博,以后娱乐圈里,应当就没有源博雅这个人了.所以你们的晴明阿爸不会再背锅了.最近,真的很抱歉啊,给晴明带了这么大的影响.”
  之后是博雅将公司发出的解约和说明上传.
  晴明良久无言,也没有人能够再听着他说话了.

  他还能说什么呢.事到如今.

  他值得博雅,这样对他吗.
 
  他知道博雅爱他.却爱的有些渺小卑微.他永远处于被动方,像只蜗牛,一戳便自己缩进了壳中躲藏起来.这份爱有多少晴明他不知道,或是浅显如岸边浅溪,或深沉如幽蓝蔚海.他总是想将这层壳翘开,看看里面究竟是怎样的,究竟是海还是湖泊,究竟是不是一颗平等相待的心.
  现在他看见了.却输的一败涂地,什么也没有.狼狈如战场的逃兵,丢盔卸甲,连唯一的枪支——是保命的底线,也无.
  晴明痛苦的闭上了眼,眼角,是湿润了吗.他自己也分不清.
 
 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他寝食难安,找遍所有的地方都不见博雅踪影.不去参加活动,不去跑通告,辞掉所有影视拍摄,像是人间蒸发一样.他的经纪人向他打来电话,听筒中传来的却是Asile无法抑制的怒吼.
  “安倍晴明,你是不是疯了!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!?你最近不去工作,粉丝不仅在微博上抱怨,而且经常能拍到你的私照 你就不能安分点吗!”
  一阵刺啦的电流声音,话筒因为承受不住这样尖锐的分贝,濒临崩溃.
  “是,没有博雅我是疯了.现在除了他我什么也不想要.如果公司因此被我所牵连,那不如就和我解约了吧.”
  晴明声音平平淡淡,却果断锋利似一把刀直直戳入.
  “现在的这一切.我早就不在乎了.”
  真是讽刺.
  没有了博雅,他还要这些做什么.
  听到晴明的回答,电话那头突然熄了声,像是被一只手扼住了了咽喉,连痛苦的呻吟也不会溢出.

 “晴明.”

  Asile平静了下来.

 “博雅已经走了.我想他为什么走,你自己应该更清楚.”

  .....为了什么?

  为了.什么?

  骤然间的僵直,彷如大脑混沌迷茫间直直劈入了一道光,惊的他手机险些就要掉落粉碎.晴明说不出话来,再也没有之前与之抗衡的支柱,刚刚建立的所有似乎都砰然倒塌,没有退路,将自己逼至死角.
  脑海中不断嗡鸣,只回响着一句话.

  他....他是为了我.

  我的事业,我的家人,我的一切.

  是为了我.
 
  而你呢,又在做些什么?

 “既然你明白,那又为什么要白白浪费掉他的牺牲,反而是你将他给你的一切都推翻,越弄越糟,与原本背道而驰.”
  电话那头的Alise直直逼问,不留余地.

  是啊...为什么....
  他真是一个自私又可恶的人.
  为了一己私欲,毁掉源博雅最后留给他的东西.

 “....我知道了.谢谢你,Asile.”
 
  晴明的声音艰涩晦暗,他掐断了电话,放下手机,木然无措忘了忘四周,随即缓缓的抱紧自己.将头埋在膝盖里.
  请你带着博雅的这份,一同好好的.走下去.
  你不能辜负他.
  他慢慢抬头,望着自己的手,指甲突然狠狠陷进肉里.
  你如果可以在圈子里一手遮天,你必然可以好好保护住他,留的一身清朗,可以淡笑怡然.
  晴明沉默地坐在那里,直至天明.
  他比以往更努力的工作.
  彩屏上洋溢的是比原来更真挚的笑.仔细描摹却发现他眉宇间添了以往不曾有的倦怠.如果说晴明原来是流淌着的温柔细涓,那现在便是沉淀下来的湖泊,却透露着些许的萧瑟.

  或许在这个圈子里,就要做一个有故事的人.
 
  在博雅的事情过去之后,他做了澄清,开了发布会,将一切撇的一干二净.他被博雅的粉丝抨击,被一些娱乐报社公开言语攻击,却从未做过什么解释.

  “我从未想过安倍晴明是这样的人.之前我对他颇为认可,认为是个人格与事业相成正比的人.博雅与我是挚友,他什么样的性子我再清楚不过.若没有晴明对他先表明了情意,像他这样耿直或者说是神经大条的人,又怎么会先戳破这一层,更别说是发微博澄清了.博雅已经退出娱乐圈,这件事情我不想多做探究,各位也看着他这样牺牲的份上,消停下吧.”
  “—大天狗—
  6.19 来自微博weibo.com.”

  安倍晴明看着手机上大天狗的微博,无声的笑了笑.唇畔的弧度有些苦涩.
  博雅,我体会到你现前的感受了.
  置身荒岛,无处依凭.
  我却心甘情愿.
  这是你为我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.我怎么能驳了你的意呢.

  只是我们,都不能再回头了.

  晴明又在娱乐圈里呆了一年.
 
  代言,电影,杂志,电视剧的拍摄,个人mv的制作,无不令他在圈子里愈加红火.
  作为一个演员,一个艺人.他身后拥有的是漫丈霞光,走上的是康庄大道.今年更是凭借《阴阳师》等电影拿到了台湾金马奖的最佳男主角.

  而他,却宣布息影两年,要去美国影学院进修.

   “我对于我做的这一决定真的很抱
歉.”
   闪光灯络绎不绝,闪耀夺目,却又咄咄逼人,被迫着你的灼视.安倍晴明站在台前,却依旧从容不迫.格外好看的,是他唇畔的一抹弧度.
  “但我却认为,我拿了这样重的奖项,现在是承担不起的,不能够完全加冕,使它熠熠生辉.”他顿了顿,目光突的有些凌厉,乜着底下的观众.“‘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’,当我能真正拥有他时,拥有你们相应的期望时.我会回来.”他抬起眸子,眼神变得格外悠长与深邃,似是要透过这墙,去拥抱外面的青空.

  “所以我希望,去国外进修.” 
  “待我,成王.”

  温雅而淡然,一如既往.他却终于流露出了属于自己的傲骨与峥嵘.是时候要去进行对抗了,无论是什么.过去已经不属于他,那他便应该将所有的阻碍都粉碎,为自己铺出一条康庄.
  那时他身后必然是漫丈霞光,前途坦荡,拥有可以睥睨一世的实力.
  更可以保护好,他想要守护的东西.

  晴明走出会场.

  今日天光与之格外相称,夕阳西下,一天就要落下帷幕.天色美的凄婉,却拥有着不顾一切的决绝.
  刚刚它虽被厚重的墙面隔去了光辉,但晴明却一直隐隐意识到.
  那一定是很美的.
  而他,也要去拥抱属于自己的青空了.
 
  飞机划破蓝天,缱绻的流云与机翼映带左右.它飞往的,是更加繁华喧嚣的城市.
 
  沉淀下来吧.

  晴明.

  于是回忆暂告一段落了.
  在国外几年内他并没有全部弃掉工作,开始活动在国外的杂志上,当了平面模特.不论他之前在国内是如何的火,一切现在还需他慢慢打拼.渐渐地,他开始有了人气,被导演看中,并且参与了电影拍摄.
  空闲时候他喜欢读些书.是国内的一个新晋作家,近来好像很红火,笔名叫晴烺.
  他很喜欢读晴烺的书.
  晴烺的字里行间总是给他一种很温暖的感觉,让他不自觉的感到安心.他很沉沦在晴烺的书里,因为他的行字间让他想起了一个人.
  一个很熟悉的人.
  记得在晴烺的一部书里,他看到这样一句话,到现在都记忆非常深刻.

  “不要回过头去,不要后悔,不要眷恋.因为过去的风景已经不属于你,即使回过头也不是从前.你看,就算前方道路坎坷,你还是要继续往前走的.”
  啊,说的很对呢.
  他合上了身侧的《旧友》,看着窗外升起的朝阳.
  三年过去,晴明在国外红火了.
  待他结束美国三年进修,他已有一身的加冕,凯旋而归,与昔日的自己比起,更加耀眼夺目.
  手机铃声响起,将晴明震醒.屏幕的荧光在夜色中的光格外刺眼,他眯了眯眼睛,接通了电话.
  “喂,晴明.”
  “嗯,Asile,怎么了,这么晚还打来电话?”故作镇定的语气,好似往事不曾盘踞在他脑海里.
  “我新接到了一个通告,是很仓促的安排,导演组突然联系到我.本来你的档期是已经排满了的.”他叹了口气,“自从你宣布回归后,各种各样的代言与拍摄就一直不停,真是辛苦你了.”
  “这没有什么的.作为艺人,这不是本职吗?”晴明手指玩弄着耳边的鬓发,“既然Asile你接下了这份工作,应当是很重要的吧.”
  “是的....是网易公司那边的人说要邀请晴明拍摄影一部电影,依旧是主演位置.”
  “啊啦,网易?虽说网易公司是娱乐圈中中流砥柱般的存在,可让你能够推掉一部分的档期定然还是有其他的理由的吧.”
  电话那头突然沉默了下来,许久才听见有些低沉地声音:“我擅自为你接下了...这次的拍摄是《阴阳师2》,是阴阳师的续集......”
 晴明的笑容凝滞在了嘴边.

  等等,他说什么?

  为什么Asile要为他接下《阴阳师》的续集?这个电影是他和博雅缘起的地方,它的意义自然不言而喻,而作为他的经纪人,是绝对知晓这些.

  Asile....

  Asile听到电话那头突然沉默,心底也有些暗沉,“已经定好了,拍摄期间不会很长,大概有三四个月可以结束你全部的戏份.你需要飞往东京进行拍摄,期间我帮你接了几个在东京的代言广告和一些平面拍摄.明天早上九点要到达机场...你....早些休息.”说完便飞快的挂掉了电话.
  听到那头传来的忙音,晴明木然地看了眼自己的手机,什么也没说.
  他缓缓起身,蜷起了自己的指尖.
 

  转眼《阴阳师2》电影的拍摄就快要到尾声了.
  在剧组的每一天都很忙碌,却充实的足以让他没有精力想起些其他事情,这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.
  今天晚上是庆功宴,与当年刚拍摄《阴阳师》时场景几乎重合.一样的演员,一样的导演,一样的风格,一样的剧情.
  可他身边的座位,总还是少了一个人.
  与他最亲近的人.
  可能....再也见不着这样明朗鲜艳的人了.
  晴明垂下了眼睫,他拿起面前的酒杯默默饮酒.

  铃铃铃——

  他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这次却带着与往常不同的焦躁,扰的他心也跟着乱了起来.
  “晴明,你能到天台这边来一下吗.”
  是Asile.
  “怎么了....”
  “这边有比较要紧的事情,需要跟你当面谈.”
  说法有点牵强....但却有什么攥住了他的心脏.胸腔在剧烈的跳动着,似是要跃跃而出.
  突然有些目眩.生理与心理总是密切结合在一起,他冲电话那边答应了一声,之后便抓起凳子上的外套却有些失态的冲了出去.
  “咦,晴明先生怎么了.”
  “大概,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吧.”坐在旁边的大天狗淡淡笑着.

  “Asile,我.....”

  晴明推开天台的门,却并没有看见他的经纪人的身影.
  他有些茫然地看着四周,天台上并没有任何人.
  “果然...是,不可能的呢...”他笑了笑,将心中的期望彻底泯灭掉.眼睛中有什么溢了出来,连他自己也无法控制,却又被缓缓压下,归于寂灭.
  晴明以一种非常狼狈的姿势蹲在地下.他白色的长发因为奔跑中变得很凌乱,随意披在身上的外套也斜着,而他却不管不顾,将脑袋埋在双臂之中,身体控制不住的在颤抖.

  这几个月他一直在饱受煎熬.

  熟悉的场景,熟悉的搭档,熟悉的剧情,却怎么也见不到他最熟悉的人.
  他无声地哽咽着,没有泪水,却脆弱的像电影庭院中的纸人.
  这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.

  “晴....明?”

  是谁.

  他出幻觉了.
 
  他觉得博雅在叫他.

  “晴明——!”
  声音突然急切了起来,他刚抬起头,便被一道身影搂进了怀里.
  “博.....博雅?”
  晴明的声音都在颤抖,嘴唇抑制不住地翕动.
  “是我,是我,晴明.”
  博雅贪婪地将头埋在他颈边.身上还是先前冷杉的香气,却夹杂着烟草的气息.
  “你开始抽烟了,为.....”
   他突然停止了言语,因为他想明白了.
   是因为他吧.

   他们有多久没见面了?

   四年.

   四年足够改变很多事情,包括一个人的性格,一个人的习惯.
  不过还好,他们终于是,又见到了.
  那怕个子,又独自经历了很多.
  这四年来,博雅退出了娱乐圈,开始在网络上当起了小说家.
  或许是经历了太多,他的文字里总是透露出很深沉的东西.有点像德国黑森林中的杉木,墨色的外表,浓浓密密,长得葳蕤,却有些古朴的压抑.
  他字里行间透露出的气息往往让人着迷.毕竟博雅总是不缺少故事,更不会缺少热度.

  他的笔名叫晴烺.

  这次到东京来,不仅是来参加作家的交流会,更是来交涉关于他新书《旧友》的电影拍摄. 
  他一直没有停止过关注晴明.
  他本以为再也见不到他,却这样阴差阳错地在国外遇见.
  当博雅在洗手间与Asile见面时,他就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封存的感情.
  Asile看到他时,目光也是跟见鬼了一样.但他毕竟也是经历过很多,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,看着博雅缓缓开口.

 “你走后这几年,他一直很不好.”

  他自然是安倍晴明.

 “他一直用工作来麻痹自己.虽说你是为了保护他而退出娱乐圈,但他之后也收到了很多各方的压力与质疑.”毕竟世人,同情弱者.
   “如果你真的还爱着,不,在意晴明的话.请跟他,在一起吧,至少.....去见见他.”
  “那已经是过去,他,不属于我了.甚至他对我的感情还有几分,我也不能确定.”博雅稳定了自己的心神,淡淡笑了起来.眼神中却透露出不应属于他的神色.
  就像他书里写的那样.

  “过去已经不属于你了.”

  “而且Asile先生,你怎么又能确定我是否,对晴明怀着以往的感情呢?”

   Asile深深看着他.

  博雅变了.他变得更成熟了.
  甚至他的笑容,也变得跟晴明越来越像.
  他低叹一声,“若是你真的对他无动于衷那你又为何,要对我露出这样的眼神,说出这样的话呢.”
  “他,在天台.”
  说完,Asile便转身离去了.

  博雅在镜子前呆立了好久.
  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他想见晴明.

  很想很想.

  博雅飞快的冲出洗手间,连电梯都来不及摁,在楼梯上飞奔.
  当他一脚踹开天台门时,天台空无一人.

   没来....?

  还是说不想见他.

  他突然有些心灰意冷.
  心头的火像是被冷水泼灭,他冷静了下来.
  他凭什么觉得,晴明还对他怀有爱意.
  但他不想走.他想,在这里等等他.
  博雅走到一处偏僻的角落,隐匿在阴影之下.心里忐忑不安且慌乱不堪,他因为紧张而胃部有些痉挛,不禁缓缓蹲下去,抱紧了自己.
  时间一分一秒不减,力气也随着时间而逐渐被抽离,就在他想要离开时,他听见了一声轻响,是天台门被打开了.
  随后他听见了晴明的声音,应当是Asile将他约上来的.
  源博雅呼吸一窒,咬紧了下唇,努力压制着不去喊他的名字.

  他的晴明,与他只有十步之遥.

  他念想了四年的人啊,与他只有十步之遥.

  随即他听见了晴明有些哽咽的声音.
  他又一次看见晴明哭了,脆弱的像一片纸.
  他的晴明总是因他而泣,晴明平日里是一个多么温柔而强大的人....
  他怎么就那么糟糕呢.
 
  博雅克制不住自己冲了出去,他狠狠地拥住晴明,心里是一派决绝.
  过去,过去,什么过去,让他见鬼去吧.

  他看见了晴明惊愕的脸,和不可置信的深色.
  犹如沙漠中迷途濒死的旅人见到绿洲,那种被希望救赎般的眼神,让博雅心底抽搐着疼.

“晴明....”

 
“博雅....真的是你.”
  晴明怔怔地望着他,眼睛中的神色由迷茫转入清醒,之后是抑制不住的喜色.晴明抚上博雅的面庞,狠狠吻住了他.
  这是一个温柔缱绻的吻,虽然前过程并不很温柔.这一个吻似是要将别离这四年来所有的话都包含在这里,这应是最纯粹的感情,不含任何其他杂质.
  如果这个吻有名字的话,它一定,要叫博雅.
  博雅这样想着,忍不住勾起嘴角.
  他读懂了.
  四年来,晴明对他的感情始终如一.

 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很久,似是永远都不会停下了.
  唇分,他们都有些轻喘.晴明望着他,目光里的温柔似是要溢出.
  “你不问我为什么跑掉?不责怪我吗.”博雅声音低低的.
   “你定然是有你自己理由的,你是为了我.”他吻了吻博雅的额头,语气笃定.
  博雅抿了抿唇,头一歪,靠在了晴明怀里.
  这样安心的感觉,许久都没有感受到了.

  他们坐在天台上聊了许久许久.
  直到东方吐露出鱼白,才发觉已到黎明.
  Asile应当是跟这里的人打过招呼,所以期间并没有人来打扰他们.

“你为什么又选择回来了呢.”

  晴明已经知道晴烺就是他,自然而然地想起了他非常喜欢的一句话.

   “‘不要回过头去,不要后悔,不要眷恋.因为过去的风景已经不属于你了,即使回过头也不会是从前.就算前方道路坎坷,你还是要往前走的.’这不是你说的吗?”

  写下这些的博雅,并不像是一个喜欢贪恋过去的人.

  博雅抚摸着晴明的长发. “啊,没想到晴明先生也会看我的书呢,真是荣幸.”博雅笑了起来,神色与晴明有六七分相似.
  但之后他便正色起来.
  “在见到你之前,我有着很多很多的疑虑.譬如四年来你对我的感情是否还在,譬如我们的未来.”他看见晴明抿了抿唇,神色有些沉郁.
  “但我在看到你之后,我便想明白了.”
  “我们的过去,就是之前发生的事情,无论有多么的悲伤,有多么的混杂,喔这个词不好.”他指尖抚了抚晴明眉梢,“但,他终究是过去了.”

  “过去不属于我们,但未来,是属于我们的.”

  朝阳盈着和煦的风徐徐升起, 又是新的一天了.

  博雅抬起头吻住晴明,晴明也回吻着他.

  过去不属于他们,但他们,一定会怀着同样炽热的情感,去创造一个,属于他们的,最好的未来.
  ——END——
 

  天啊总算完结了...从高考之后就立了个flag到现在这个坑才填完.我是属于一个特别低产的人,再加上高一学业实在是太忙了....qaq现在才写完.
  晴明与博雅是我很喜欢的一对cp,之前构思看到题目内心是“啊一定要be了.”但是我写文不太喜欢按套路来,抱着“想要写出与众不同的文章”的想法,来写出了这样一个he的结局.
  字数本来就想控制在高考作文字数要求之下来着,,但是在是没忍住....人生中第一个完结短篇还是非常有意义的呢.
  下面就是要写狗崽的同人啦,大概先存了几章,等我考完试后一起放送吧!
  谢谢看到这里的米娜.(⁎⚈᷀᷁ᴗ⚈᷀᷁⁎)

 
 
 
 

 

评论(4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