疏月.

“愿逐月华流照君.”
此号暂停更新只用来吃粮,一切事宜等大学.
刀剑乱舞,文豪野犬坑乱爬,双黑太中是大本命.
会很喜欢看我文章的你们.

你可曾见过那不破不立的绚烂.

我的双手拨开眼前的黑暗与迷雾.
眼前出现的金色辉芒蓦地晃坏了我的眼,双眼中不断滴露的泪水落在脚下顷刻间化为虚无,又被无尽地漩涡吸纳.它缓缓地旋转着,混着紫与钴蓝的曼妙色泽,像是揽尽吸收了无数双眼睛的色彩,对着你在言语.
那是拥有着宇宙意识地低喃.
然后我醒了过来,揉着酸胀而溢血的眼睛.
枕边飞扬的纱是风走过弥留的痕迹,窗外的阳光告知我现在是春日.万物都泛着吸饱光的懒意,像着阳光招摇,似在宣告着新生.
啊,这是突破冬日的新生.
它们的躯壳被凛冽的风与冰凉的寒流刺穿了皮肤,带着湮灭的意味深入进草脉.之后是血液,骨骼,根络,最终到达灵魂.
——
然后一切都被毁灭.
春日的暖像是点点的绿光结成了新的生命,一点点在那双手的抚慰下重新冒头.它的身体依旧冰寒,根络依旧散乱,但那个被寒风打碎了的魂魄却在一点点的重新凝聚.
它比之前还要坚韧.
因为没有经历过磨砺的人永远不知苦尽甘来后的海纳百川.
我走到床边,被梦中光景刺激到的眼睛依旧在流泪.
我曾幻想过无数次的破碎.
破碎,重组,破碎,重组.
或许是一个无聊的过程,但不破不立的美丽却格外让我着迷.
我偶尔也想过将自己全部摒弃.
把骨肉分离,血当做雨滋润这土地,肉体随着风吹日晒而腐烂当做这春日的养料.最后只剩下腐朽的骨散落于此,随着时光的流逝被风化成沙烁与石子,或许某日在阳光招摇下会被晃瞎眼的人们当成宝石.
我现在只拥有的是灵魂.
它曾伫立在灯下的影子里,或雪夜的静默里,在年复一年的雨打风吹日晒里,由透明的无色变成熠熠生辉的纯白.
但嘴唇是最深邃的黑.
然后灵魂开始寻找,它需要一个承载.
以河水为血脉,草叶为筋脉,石墨做骨架,将弥散在世间的肉体重组.
这是自甘消散,又重新出现的我.
刹那间回魂,抬起头的眼光空洞洞直视着春日高照的艳阳.我的眼睛似乎适应了阳光,生理泪水也逐渐消弭,视线渐渐清晰了起来,入木的不是绿色,是各种色泽的糅杂.我又感受到了春日的气息,嗅到了草木湿润的芳香,而不是那个瑟缩在灯影子下的一抹虚无.
经历了无数的年岁,看过了无数的光景,那双眼睛的颜色不再漆黑.我在无数次变换的光影里冲着摇曳的草叶缓缓地扯开嘴角.

“看啊,我跟你本是一样.”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