疏月.

“愿逐月华流照君.”
此号暂停更新只用来吃粮,一切事宜等大学.
刀剑乱舞,文豪野犬坑乱爬,双黑太中是大本命.
会很喜欢看我文章的你们.

[双黑太中]Heaven 序.

歌词请见上几条,是伊东歌词太郎版本的heaven.
因为是序所以写的短
设定两人同为黑手党搭档时期,不过将两人年纪提高6岁,宰和中也现在都是22岁.

想歌词剧情想到头秃,感谢姬友的友情相助x

应该是个中长篇,私设如山,如果没问题的话就go吧w

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

“太宰,身后——!”

“轰”一声炸响在太宰身后爆起,他听见声音后利落地就地一滚,在余波未散中迅速起身,一脚狠厉地扫开袭来的敌人.然后他双手撑地,于漫天尘埃中弹跳跃起,黑洞洞地枪口直指袭击者的咽喉.

中原中也向他靠近,移动地速度迅捷而有力.他击毙了阻碍他的敌人,与漫天喧嚣中与太宰背对而立.

“又是这样腥风血雨的场面啊. ”

太宰舔舐了下嘴角,尝到了满口刺鼻的硝烟.他伸出手指用力地一抹嘴角,随后“咔哒”一声将枪上了膛.

硝烟,火焰,喧嚣,鲜血,写满了他与中也的十几年的人生.即便他在黑手党只有短短的两年,在此期间却经历了无数许许多多的战斗.这份经历狠狠地刻入他骨髓,伴随着年月日渐增深,连血液都是呛人的.

他想

这或许就是他的一辈子了.

“这次的敌人格外棘手啊,太宰. ”

中也扶了扶他的帽子,张扬的橘发在热浪中沉浮.太宰斜斜地睨了他一眼,手中的枪未停:“嘛,大不了就是一死.只是一想到我要和蛞蝓一起殉情,我的心里就难过的想自杀啊.”

“那你倒是快去啊,混蛋.”

中也照例回敬他一句,但手上动作却未停歇.他黑色的身影悄然伏低,随着“趵”一声踏地重响后飞掠而出.中也双手溢出红光,大片的土地应声龟裂,对面的敌人不知为何突然抽搐起来,像被扼住咽喉般停滞在空中不得动弹.

重力操使,中也.

他双手挥过眼前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随后皮质手套的重重一握,便只听得见一声巨响,敌人的身影就从从空中狠狠落下,贯进地里.此时太宰治双手飞速闪动,一个又一个的手雷认准敌军,毫无漏发,随后便是几声惨叫与爆破的交叠.

Game over.

中也掸了掸衣服上的灰,随后回头望向太宰治.他看见对方嘴角弧度过高的微笑,也不由得也扯了扯嘴角,故作矜持地向太宰治的方向走去.

“不错嘛,太宰.”

太宰治回过头,嗤笑了一声:“怎么说比小矮子强啊.”话音刚落他顿了顿,忽视了身旁跳脚打人的中也,鸢色眼睛无端地眯了起来.

他看向建筑深处,那里仍然死寂无声,像是噬人血肉的怪物,预示着并未结束的一切.

“走吧,中也.我们的任务可没有完成.”

他转身,扬起的衣袂是嚣张的弧度.两个人并肩向里深入,鞋跟敲击地面的“嗒嗒”声在建筑内缓缓荡开.夕阳透过崩塌的内里缓缓射入,在他们身上影影绰绰地逗留.受光面的背后是极度的暗,似是卷着零星的星火在沉睡,无人打扰的安静在这样的战斗场面是如此诡异,却带着让人安睡的蛊惑引诱着敌人深入.

似乎有个声音在低低地呼唤

“安眠吧.”

太宰治的眸子一瞬间锋锐起来,他转过头,望近了中也深沉的蓝色眼眸.他们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,而后突然向黑暗中奔去.

“太宰,”

风在中也耳边呼啸,像是生命极限60秒倒数.他在奔跑中大声对太宰喊:“这可能的是敌人的异能,你尝试解除一下——”

“不行.”

太宰抿了抿嘴唇,手指扫开遮挡视线的发丝,脚下仍然一步不停:“我刚刚试过了,指尖略过的建筑物不起作用,那么只能说明他的异能是全覆盖式,是一种独立存在,不依附于任何个体,这种异能非常少见,我的能力可能对他不起作用.”

“除非...”

他垂了眸子,不再讲话.眼前的道路像是跑不完了一般,无数重复的场景与光影,橘红与黑反反复复地交替.这里只有他们两个奔跑的脚步声,一声一声地闷响嵌入墙壁.四周寂静地好似真空,压着窒息地快感充盈太宰治的肺部.他深吸一口气,一把拉住了中也.

“这样下去不是办法.”

太宰治突然停下了脚步,摁着还未反应过来的中也与他一起坐在地下.他俩面对面地看着对方,从各自的眼里都没有看见惶色.

“这应当是幻术类的异能,一般来讲会有一个类似于‘钥匙’的中枢.发动者会将‘钥匙’隐没与场景中的任意一个物品,只要我能够找到它,使用「人间失格」应该就可以破解了.”

“那么,不如我们分头去找——”

“不行.”

太宰治按了按太阳穴,有些头痛地说道:“这个幻境就像是几个空间的重叠,一旦分开就有可能被卷入不同的场景.况且敌人在暗我在明,既然在他的异能中,空间的掌控都由他来改变,一旦走失,会发声什么还用我说吗?”

话音刚落,太宰治的眼前便突然恍惚起来.他心底暗叫一声糟糕,想要慌忙起身,却因为脑部钝痛而双膝一软重重跪.他眼前模糊出了生活中的无数场景,但却没有一样与现在的环境重叠.眼前的场景宛如扭曲的波纹般层层叠叠将他笼罩在内,耳朵也带着呼啸而来的锐痛让他难以保持清醒.他在神志不清间望向中也,见他也是一副恍惚地模样,习惯性地弯起了唇角.

“看来被我说中了.”

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,蹭到中也身旁.然后一把掐住中也的下巴,视线紧紧钉在那双因幻境而略微涣散的眼睛中:“我们现在很可能就要进入另一个空间了,如果我们不能保持警觉与清醒,很有可能永久的在里面沉睡.”

“所以,”

太宰治强撑着昏沉地头脑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永远保持警觉,中也,注意里面幻境的细节,如果,如果...”

他难以克制困意,但却必须要保持清醒,于将随身的匕首被他狠狠戳进大腿里,灼热的剧痛让他终于理清思路:“如果发现哪里不对,一定要立刻来找我,只要我能拿到‘钥匙’,我们就可以出逃 ...”

他抓起中也的手,紧紧握住,像是脱力了般缓缓向后躺倒.他翻过身与中也面对面,视线依旧凝固在他的眼睛上:“我们两个最好不要分开,不然很有可能进入不同的位面....这样就更加麻烦了...”

中原中也拼命瞪大了眼睛,努力维持清醒地听太宰说话.他的手掌被被太宰紧紧握住,这是他目前唯一能感受到的温度.他的心思在浮沉,漂浮不定的感觉让他有些许心慌,于是他依凭着本能反握过去,缓缓加重了力道,轻轻地开了口,语气透露着昏沉:“如果...时间一旦变长....在里面的人无法清醒 ..”

“我们就将永远沉睡.”

太宰治掀起眼皮看向灰黑的屋顶,由于幻术的缘故,他似乎看见了闪烁的星辰在浓黑的夜幕中熠熠生辉.他阖了阖眼,眼底有着些许的倦怠:“我要撑不住了....真不幸,要和蛞蝓殉情了.”

他又习惯性地扬起唇角,语气还是一贯的打趣,却隐隐流露出几分认真:

“不过,也没意料中的那么差.”

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转过脑袋,眼睛弥漫出缱绻笑意,直达眼底,亦带着几分虚幻的温柔:“那么,就此晚安了,我的搭档.”

与此同时,中也张了张口,似乎又说了些什么.

但他已经听不见了.

当一切又恢复了寂静之时,夕阳也只有浅薄的余辉尚留,静静地在天空荡漾出温柔的水波.

灰色的混凝土上躺着两个对立而眠的青年,他们表情宁静,阖眼沉睡,紧紧相牵的手像是两对相依而眠的爱侣.

然而他们身后的影子拖的却很长.

——未完——

评论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