疏月.

“愿逐月华流照君.”
此号暂停更新只用来吃粮,一切事宜等大学.
刀剑乱舞,文豪野犬坑乱爬,双黑太中是大本命.
会很喜欢看我文章的你们.

我曾窥见过无数的山峦与河流,穿行过嘈杂的忘川与清寂的帝京.年岁如白驹,刹那撺掇过隙间,恍然间我竟也16了.
16岁,我依旧喜欢的年纪.想成为自己喜欢的人,能做好自己喜欢的事,看到变化的自己,得到别人的认可.
这是属于我的期盼.
但我也想告诉我自己,要学会适时地看开些.纵然胸口有血,请别忘记身底下有花,它还开的明艳,在你触手可得的地方招摇.当伤神无望将要冲破堤岸时,记得想想你的好,你的过人之处,想想别人带给你的温暖和愉悦,告诉自己,即便是等待放晴的人也有资格享受阳光.
这是我在临近会考前浮现而出的思绪.那时候天色很晚,晚的万籁俱静,我在大开的窗边,在夜色,在仅仅的屏幕光亮中记下我的寄语.
它不是十六岁的时候写的.它是十五岁的我写给今天的我的期冀.
现在这些话属于我了.
我将伴随着岁月朝暮晦暗而晦暗,度过数个春秋与潮落,最后在水穷处等待着我的朝阳徐徐升起.
它或许是绚烂的,它值得我期待.
我将要与我的世界抗争.
致十六岁的自己.
祝我生日快乐.

评论

热度(3)